首页 男生 其他 穿成Omega后发现自己怀孕了

第92章 第92章

  季屿很确定,是肚子里的小小人在踹他。(格格党小说网 W w w.g g do w n)

  季恒那几个人的事情他反倒不是那么在意, 因为他觉得他们就好像一把悬在头上的刀, 迟迟不落, 时间磨得久了,他也没那个耐心了,甚至恨不得对方赶紧出刀, 他好见招拆招。

  现在最能令他一惊一乍,发半天呆的只有一个。

  那就是肚子里这个小娃娃。

  比起穿越, 他还是觉得男人怀孕更匪夷所思一些。

  而自己亲身经历怀孕,就更是奇幻。

  “踹你?”贺宙垂眸。

  季屿:“嗯。”

  之前他几乎没有自己怀孕的实感, 直到前段时间开始, 才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自己肚子里真的孕育着一条小生命。

  他开始频繁的胀气,偶尔肚子里还会咕噜一声。

  这回就更是明显, 在他站着不动的情况下小腹位置的衣服竟然自个儿凸了凸,还凸了好几下,肚子里也是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拱来拱去。

  “明早我陪你去产检。”

  贺宙说着伸手覆上了季屿的肚皮, 宽阔的大掌在上头游移, 但隔着一层厚卫衣,终是感觉不大,他想了想,手忽地伸进季屿卫衣上的口袋, “他还在动吗?”

  季屿沉默着感受了一下:“不动了, 现在安静了。”

  贺宙嗯了声, 手仍没有挪开。

  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,大手轻轻贴在半圆形的温热弧度上,掌心触及的地方光滑圆润,他甚至恍惚地感觉到了另一个微小的心跳。

  微小,却有力,叫人忍不住为之动容。

  夫夫两个旁若无人似的,一个挺起肚子任摸,边被人摸还边问“动了没、有感觉没”,另一个则垂着眸,用比干正事还要全神贯注的眼神看着对方的肚子。

  贺娇:“……”

  她很悲伤,也很震惊,今天对于她来说简直是无比混乱的一天,不光知道了母亲离开的真相,还知道了小宇宙身上的实验。

  她很想大哭一场来发泄内心积累的情绪,也想趁这个机会,利用季屿抛出的橄榄枝,把心里所想跟他们好好沟通一番。

  但现在,她觉得她很多余。

  甚至连存在于这个卧室都是错误的,她就不该进来。

  抽噎声收了,眼泪也擦了,贺娇默默地抱起小宇宙贴床而坐,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
  小宇宙看看前方的爸妈,又仰头疑惑地看自己的姑姑,倏地哎呀喊了一声。

  他成功吸引了季屿和贺宙的注意力,顺利地从贺娇怀里重新回到了季屿手上。大大的眼睛弯起,他一脸满足地抱住季屿的胳膊,小脑袋黏黏糊糊地贴在他胸口。

  贺娇看着眼前的一家三口:“……”告辞。

  她指指外面,“我、我还有作业要写,先回去写作业了。”哭是不想哭了,笑也不想笑,她现在只觉得心情很复杂,需要一个人静静。

  季屿问:“看到小宇宙的尾巴了吗?”

  贺娇摇摇头:“没关系,以后看也一样。”

  她站起身,对季屿道,“你放心,我绝对不会把小宇宙的事情说出去的。”接着看看季屿,又看看贺宙,半晌开口,“恭喜啊,祝福你们。”说罢冲两人笑笑,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  待门关上,季屿思索一瞬,看向贺宙:“完美解决?”

  贺宙想了想:“我觉得是。”

  季屿翘起唇,伸出五指,贺宙了然,笑着跟他击了个掌。

  第二天一早,一家三口再次出发去医院。

  这回他们带了更多的人,也换了辆防护性更高的车,车内地方宽阔,车身结实耐撞,窗户都是防弹玻璃。

  “这也太高调了。”

  一出门,季屿便感受了一波有钱人的高调――一路上遇到的所有广告大屏全被替换成了一则婚礼邀请,除此之外,大巴车、公交站台,甚至龙城著名的环球高塔都在轮番滚动着这则结婚讯息。

  今天的龙城被浪漫的红色包围,几乎所有龙城人都知道本地有一对有钱人将要举行婚礼。

  而这对无比高调的新人,正是季恒和薛纵。

  “看起来像是故意做给某个人看的。”贺宙道。

  季屿认同地点了点头。

  如果是为了他,根本用不着这么大肆的宣传。

  反倒是谢雨星伤了文语薇,还要报复季恒和薛纵。

  不过这两个人又有哪个是吃素的?这铺天盖地的结婚宣传,显然是季恒的手笔,大概率是他对谢雨星的报复。

  “冤冤相报何时了。”

  “狗咬狗罢了,跟我们没关系。”

  贺宙对那三人观感极差,一点不想多提,他再度伸手,要摸季屿的肚子。从昨天到现在他摸了好几回,一次都没能等到小小孩的回应,所以有那么点儿不甘心,非要小家伙踹一下自己的手心才能开心。

  不过这回大手伸出去,却没能顺利地落在季屿的肚子上。

  两只小手中途伸出,贺宙的大拇指瞬间被软软的小手包住,然后被带着覆在另一个鼓囊囊又软乎乎的小肚皮上。

  小宇宙拍拍放在自己肚子上的手,抬起明亮的大眼睛看贺宙:“呼呼~”

  贺宙怔了怔,和同样愣住的季屿互换了个眼神。

  他忍俊不禁地看着小宇宙:“好好好,知道了。”

  说完,再没碰季屿一下,一直到医院,手都没有离开小宇宙的肚子。

  小孩的体检并不费事,除了打预防针让小宇宙掉了几滴金豆豆外,他全程乖巧得很,非常配合医生检查,最后还被奖励了一块磨牙饼干。

  倒是季屿产检时出现了一点意外状况――小小孩发育过快的情况被医生察觉了。

  两人含糊其辞,用记错怀孕时间这一点才勉强把医生搪塞了过去,毕竟世界那么大,孕后不显怀的人不计其数。

  “他和小宇宙不太一样。”季屿道。

  谢过医生后,两人离开了诊室。

  一出门季屿就又把彩超照片拿了出来,低头看个不停。

  两个月前过来,小小孩还只是一颗指头尖尖那么大的受精卵,他那时纠结不定,甚至动过打胎的念头,但现在,那颗受精卵居然变成了大脑和四肢,还能看见细细的骨骼,就那么弱弱小小的一个,在他的肚子里团成一团。

  季屿忽然想,即使这个小家伙变异了,他也会把他生下来。

  这种亲自孕育生命、与人血脉相连的感觉,奇妙又令人期待。

  小宇宙趴在贺宙肩头打着哈欠,昏昏欲睡。

  贺宙一边轻拍他的背,一边跟季屿一起看照片。看了会他忽然道:“这胎也许会比小宇宙更快出生。”

  “很有可能。”

  季屿点点头,低声说,“毕竟在里面养了那么久,再不出来就成哪吒了。诶等等,哪吒,小哪吒。”他细想了想,“还挺可爱,拿来当小名不错。”

  贺宙笑:“那小宇宙是不是要改叫小金吒?”

  趴在他肩头的小孩咻地直起身,一只手揽住贺宙的脖子,回过头冲两人摇摇小脑袋,奶声奶气道:“小啾啾,好~”

  季屿乐了:“还知道小宇宙好听。”

  又道,“那这个小小孩叫什么?小银河,小星空,小太阳,小黑洞,小……”

  话音忽地顿住,笑意从脸上消失。

  季屿停下步伐,目光看向不远处的扇形走廊,那儿站着一个人,双手随意地搭在防护栏上,抬眸看向远方。

  世界真的忒小。

  季屿抓住贺宙的胳膊,小声道:“我们走。”

  “好。”贺宙也看到了那个人。

  他们不想搭理对方,可对方却很想搭理他们。

  “季屿,贺宙。”

  那人回过身,脸上笑意盈盈,“这么巧。”说着朝他们俩走了过去。

  是啊,真是冤家路窄。

  季屿停下步子,勾了勾唇角:“季恒。”

  贺宙没吭声,只微颔首当做回应。

  小宇宙看了来人一眼,回头趴回了贺宙的肩膀,把脸埋进他的肩窝。

  “你们是来做什么的?”

  说着季恒往他们过来的方向看了眼,了然地哦了声,笑道,“你又怀孕了吗?恭喜啊。”

  季屿露出一个微笑:“也恭喜你,马上要当新娘了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

  季恒又道,“我邀请你做证婚人的事,贺宙跟你说了吗?”

  “说了。”

  “那你的回复是?”

  季屿深深地望进季恒的眼睛:“去,当然去。”

  季恒扬起唇,笑得开怀:“好,那行,我等着你。”

  说罢他回过身,继续看向远处。

  季屿不禁朝栏杆外瞥了眼,这处扇形凸出的走廊正对着医院大门,而且距离不远,门口来往的车辆和行人都能看得很清楚。

  只一眼,他就注意到了一个斯文矜持、与周围格格不入的身影。

  是薛纵。

  “他又被叫过去接受调查了。”季恒忽然开口。

 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笑着的,配着被冷风吹白的唇和单薄的西装,略显诡异。

  季屿对他们俩的事不感兴趣,对薛纵被传唤更是觉得正常。

  他道:“谁让他做错了事。我们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  季屿不想过多停留,说完牵着贺宙的手就要离开。

  季恒却忽然笑了:“是,他做错了事,所以他活该。”

  季屿眉头动了动,有些莫名。

  但他并未停顿,步伐加快,头也不回拉着贺宙离开。

  “季屿。”

  身后的季恒不顾周围环境,目光灼灼地看着季屿的背影,高声道,“我的婚礼,你一定要来――”

  “神经病。”季屿小声嘟哝了一句。

  说完又摸摸肚子,“你什么都没听到。”

  “诶?”小宇宙歪头看季屿。

  季屿又道:“你也什么都没听到。”

  小宇宙似懂非懂地点点头:“哦哦。”

  贺宙伸手拉了拉季屿:“慢点,不用走那么急。”

  “不行,变态是会传染的。”

  季屿脚下步伐不停,“我们俩就算了,我不想让小宇宙和小……小叉叉跟变态呼吸同一片空气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